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经验故事- 我和阿蜜
我和阿蜜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做爱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一本dvd一卡一区]

地址发布页:

田蜜和丈夫同岁,今年29. 她有着白领的工作能力又有着金领的生活模式。一个有魅力的女人,她可以轻鬆地做好一单生意,也可以轻鬆的把她看中的一个男人引上她的床。男人们都叫她“花蝴蝶”,她的感觉是她征服了男人,而不是男人征服了她,因为很少有男人能征服她的肉体,就是有那可能在生意上就有输招。

  由于在干妈的公司里,我要在干妈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,而且我知道田蜜这种女人不是一个真心付出的女人,她所要的只是快感和高潮。所以我很少接触她。

  说实话,这样的女人送上门来我还是不放过的。只要不给干妈和相关人知道就行了。

  在几个女人身上,我已经尝过了女人的妙处,我发现我以前没有女人的时候发疯地手淫,而现下,没有女人简直就不能焕发我的精神,激发我的思路,强壮我的身体。每当我痛快淋漓地干完一次,就觉得格外有力量,做什幺事也格外顺。

  我觉得我的荷尔矇分泌得太旺盛了。每当夜深人静时就想日间见到的她们,就要手淫。

  而那次并不是我的主动出击。而是田蜜的引诱。而我乐于上当。

  那天晚上我洗澡后躺在床上看球赛。已经十一点多了,有电话来,我一听是田蜜打来的。她说就在我家附近的茶庄里,要我过去。

  我过去时,她已在那里等我了,她问我在那里,我说準备休息了。她连道难得,连夜生活都不出来过,我解释说一是我不太习惯,二来没意思,三来没钱,虽然我的公司已赚了上百万,但我只留下十几万,全给林叔叔了。其实最主要的我爱在家看书。

  我们边喝边谈,一个多小时,她要我送她回家。

  路上,她说她婆婆和丈夫都回香港了,她闷得慌,就自己出来散一下心。

  她家是一套跃层公寓。到她家,她叫我在客厅等她,她自己上了楼。十多分钟过后,她下楼来,一头柔柔的长髮披在肩上,身上围着浴巾,而她胸以上连同双臂都露着,浴巾的下摆只遮到膝盖上方,她一手提着浴巾生怕它掉下来。当我看见她面部时,顿时被她的妖艳所惊呆。新描的眉和眼影,鲜豔的嘴唇,发骚发浪的臀部不住扭动,她充满肉感、黄发闪着金光,胸博丰满,胯骨宽大。她的动作迟慢,踏实,像懒洋洋的一头母兽。大眼睛像做梦一般反映出深沉的天性的骚动。她性感的舌头不住伸出来捲舔着艳唇。我站起来,从花瓶里抽出一枝红玫瑰叼在嘴里,慢慢地向她走去。

  阿蜜摇动她的屁股,上上下下移动她的手、扭动她的身体。我站在旁边,我的下体在我的裤子里蠢动着,我的眼睛悸动闪耀着。

  这时阿蜜苗条的腿缓慢移动,像蛇一般转变成慢慢地跳舞。

  阿蜜摇动着她的臀部,她的双肩扭转,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。她移动着身体在地闆上,她看着我,她眼睛闪耀着透射出兴奋的光芒。

  她的雪白双峰从她的松胯的浴巾隐约可见,一个轻轻的耸肩,双乳便抖动一下。

  阿蜜的浴巾此时几乎打开到她的腰部,使它们赤裸裸的呈现下我面前。她的臀部因扭动而造成磨擦的感觉。

  此时阿蜜迅速旋转她的屁股向着我,我感到一股冲动,阿蜜竭尽挑逗之能事。这是她在我面前,以如此性爱的姿势、戏弄的动作挑逗着我,就象一个经验丰富的大姐挑逗着情豆未开的小弟。

  她注视着我的裤子,发现我正处于兴奋的状态中,虽然我极力掩饰,知道我是準备好我的大肉棒来填满她的浪穴了。

  以眼睛持续地凝视着我慢慢膨胀的大肉棒,她面对我将臀部旋转。她用舌上下舔着她的嘴唇,移动双手抚摸着丰臀,她乳头此刻以兴奋的坚挺着,她捲曲她的手指,围绕在她的胸博一会儿,一个轻微挤压,她的手指造成她的乳头变成更加显着的凸起。

  我柔和地喘气着,凝视着阿蜜傲人的双峰。我坐在躺椅上,努力隐藏我因兴奋而勃起的大肉棒,虽然此刻已快按捺不住。阿蜜双臂夹着她的乳房,使它们看起来更为硕大,她的眼睛透射出火热的光芒,嘴唇柔和地分离喘息着,她沿着她腹部爱抚她的手,她慢慢地移动她的手指到她的浪穴,她的臀部以慢动作旋转着。

  “你真正地爱看我为你跳舞吗?”她以一个低微性感的声音问着。

  我点头併吞下口水,此刻我的眼睛跟随我阿蜜的手向下移动着。

  她慢慢地滑下手到她的大腿,然后沿着浪穴周遭磨擦着,一个指尖沿着她的浪穴的裂口下滑。她饥饿地凝视我的大肉棒有力的悸动着,儘管我穿着裤子,她彷佛能看见我傲人的大肉棒赤裸裸的在她眼前。

  她的浪穴湿热感持续增加,当她移动指尖沿着分叉处的边缘她能感觉润,爱液已泛滥到她的大腿。上帝﹗她内心叫着,并更加大她的姿态和抚弄着她的臀部。

  “我的天﹗”我的眼睛看阿蜜的手指滑动在她的浪穴边缘。我此刻想要抓住我的阿蜜,狠狠的把大肉棒插入伦的阴户之中……

  她的右手发抖着,不自禁滑倒在我的膝盖上,开始抚摸着胀痛的大肉棒。她又喘着气,发现她的浪穴已变得相当的灵敏,这感觉大异于前。

  她看见工的手挨近我自己膨胀的大肉棒,然后停止。她晓得我此刻与奋的感觉,因为她此刻的感觉和我一样,罔顾一切的需要大肉棒来满足她的需求。

  她仍然沿着她浪穴的边缘移动着她的指尖,只是动作更加的情惹火。

  我的手抖得几乎令我的膝盖摇动,我的手指轻抚着大肉棒。阿蜜摇动她的臀部,用一只手指进入她的分叉处。她一步一步后退着到了梯下,一手提着浴巾一手淫蕩地向我勾动。我舔舔嘴唇,慢慢跟上楼去,当在楼梯中间我跟上了她,抱住她,我将玫瑰衔在嘴里递给她,她叼住,巧妙地一转身从我的怀抱里脱出,我只拉住浴巾一头,而浴巾随着她身体的转动荡开了,她只着薄纱乳罩和薄纱亵裤的身体露了出来,她性感的淫蕩的身体使我进一步发狂,我沖了上去,而她一闪进入了她的房间。可正在这时我已扑到,将她扑倒在地毯上,虽然我们腿都还露在房门外,但我已是顾不上什幺了,我按住她狂吻起来,而她也热烈地回应着我,并不断地用下体来搓我发涨发硬的下体。

  “阿蜜,你知道吗?那天在游泳池里我就想干了你﹗”

  “是吗?你真坏﹗你那天这东西那幺大……过后好多女人都说你呢。”

  “你想不想?”

  “我看你是中看不中用。”

  我露出了淫笑,“……好……看谁先软……”说着双手不停地在她的胴体上游移着。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好哥哥……你好行啊……”放蕩的阿蜜贪婪的吸吮着我的舌头,燥热的快感弄得她乳头髮胀,不住浪吟。

  红纱乳罩是透明的,高耸丰满像大白馒头的双峰,峰顶挺立的花蒂羞红诱人,我更加的欲火中烧。

  我轻轻拉开阿蜜白藕般的手臂,张嘴隔着乳罩吸吮起粉红色的乳头,另一手则揉着另一个大奶子,“亲哥哥……好哥哥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”此时的阿蜜体内的快意像电流刺激着全身。

  我伸手到阿蜜的亵裤上却摸弄她的肥穴,而阿蜜也毫不遮掩的张开双腿,露出早已泛滥且肥浓娇嫩的肥穴,而且光洁无毛。我一手环抱住她,吻着她的性感的嘴,而一只手在她她肥穴上抚弄,虽隔着红纱亵裤,但薄如蝉翼的亵裤让我感觉如无它物。

  “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喔……嗯……”浪水汨汨而出,竟湿了半条小裤。

  我凑上嘴开始舔舐那肥美的阴唇,连续的舔弄让阿蜜浪淫连连,“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弄死人啊……喔……舔死人了……”

  阿蜜的肉穴里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,我灵活的舌头继续在阴唇上来回滑动着,还不时吸着充血发胀的阴蒂,全身发烫的阿蜜在我的舌头伸进阴道的同时,按着我的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肉穴里,我用舌头在阿蜜的肉缝里搅动,她被搞得欲火已到了极点只想有根粗大的阴茎狠插自己的嫩穴。

  “阿蜜……姐姐……咱们到床上去。”我边撸去她的乳罩和亵裤边说。

  “好的……”阿蜜饥渴的看着我,我抱起她发软的娇躯向床上走去。他将她平放在床上,边脱衣服边仔细欣赏她的身体。

  一丝不挂的阿蜜平躺在床上,玲珑有緻的身材,胸前两只丰乳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,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,雪白的肌肤充满弹性与诱惑,而她那丰腴的双腿早已迫不及待地张开了,露出迷人的蜜处,湿润的肥穴显然做过美容,光洁得一点毛也没有。我看着阿蜜那被欲火燃烧的娇美的脸蛋,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,俏丽与娇媚交汇成一张极性感又富诱惑的脸庞。

  虽然我见过不少美女和肥美的妇人,但也看得意乱情迷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好美”

  阿蜜心里也是一阵高兴,说道︰“你也长得很帅呀﹗”

  她边说,边直视着我的身体,娇媚的说到︰“快开始吧﹗我真的不行了……我好想的那又长又大的东西弄进来……”

  阿蜜双手抚摸着我的阴茎,我玉茎早已坚挺胀大,一经她的触碰立刻抖动不已,她惊喜地握着它,慢慢地搓拉、抓揉、挑拨、捏扯,时重时轻、忽上忽下,玉茎更加的炽热,坚硬,粗长。

  我将她压在下面,挺起高翘的玉茎,对準了她美丽的肉穴,先对着那颗红润的阴蒂一番顶触与挑逗,随后阴茎慢慢地插进她的肉洞里。

  虽然阿蜜缝窄洞紧(她生女儿时是剖腹产),但水滥湿热,娇嫩充满弹性的肉穴,我硕大的阴茎顶入了一半她就有点受不了了。直挤得她张口吐气,顶得她屁股往前挺进,口里也不停地娇叫连连,流出大量的爱液。我借着爱液的润滑,并不完全顶入就抽送起来,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,不断的刺激阴茎。

  我紧搂着阿蜜抽搐的玉体,在紧窄的肉穴中抽送,随着进出的次数增加,她的娇呼呻吟开始有节奏地逐渐提升了。又湿热又紧实的肉穴,和阴茎激烈的推拉与磨擦,带给两人无尽的畅快,汗流全身。

  我急速地以粗壮的阴茎撞击她早已水滥成灾的肉穴,“噗滋,噗滋”的交声不绝于耳,她的娇喘与浪叫也几近声嘶力竭。

  好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美死了……小穴好舒服……哥哥……你干得妹妹太舒服了……妹妹要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妹妹要舒服死了……再进去……我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嗯……要……要飞了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哦……

  我抽送的越快,她的回应也越发放蕩,我看着眼前这位饥渴淫女,也拿出他的绝活全力应战,不停的变换抽送的节奏,抽插得越来越厉害,阿蜜媚眼若开若闭,两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抓着褥单,嘴里浪叫着︰哼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亲……亲哥哥……啊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我……插得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呜……哼……唉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……人家要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嗯……啊﹗

  我每抽十多分钟就放慢速度,奸得阿蜜高潮连连,不住尖叫淫喊,整个房里都充满了淫蕩的气氛,我更是顶着阿蜜从床上到地毯上,到沙发上,到走廊上,阿蜜从我身下到我身上,弄得她快活无比。

  你想想,一个女人的下体被一个男人这样粗大的玉棒长时间抽插,能不崩溃吗?而我想到这女人是别人的妻子,要让她知道我的比她丈夫更棒,哪管她许多?尽将一根又硬又大又长的玉棒直捅到底,一个多小时后,我感到下体奇热,更猛烈更用力抽插着,直插得阿蜜娇叫连连,突然阿蜜全身颤抖,收缩的子宫不断的吸吮着我的龟头,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,淋得我有说不出的舒服,我屁股一紧,也忍不住地大股大股向阿蜜的体内源源射出精液……

  当我射出阳精之后,全身无力的趴在阿蜜白嫩丰满的玉体上,轻轻的吻着那香汗淋漓的胴体,阿蜜柔顺地享受着我的轻吻,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这位英俊的师哥,低吟道︰“我死了……”

  热情过后,我和阿蜜躺在她与耀明的共有的那松弹柔软大床上,抱着阿蜜,轻轻抚摸着她乳房和蜜处,我俩情话缠绵地入睡……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